rss 推薦閱讀 wap

焦點資訊網,中國新聞網!

熱門關鍵詞:  as  云南  xxx  自駕游  中考2018
首頁 新聞聚焦 城市報道 理財投資 休閑娛樂 行業熱點 購物消費 旅游資訊 科技創新 商業營銷 體育健康

大學生離猝死還有多遠?

發布時間:2020-06-15 19:20:30 已有: 人閱讀

  “猝死”,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之中。近年來,“年輕人猝死”的新聞頻上熱搜。2016年,天涯社區副主編金波在北京地鐵六號線的呼家樓站突然暈倒,經路人搶救無效后不幸去世,年僅34歲;高以翔發生意外的前一天,32歲的福建將樂縣公安局安仁派出所所長王聲震,在警務技能訓練的跑步沖刺中倒下。“大學生復習熬夜猝死”、“軍訓猝死”等話題每每出現,都會產生不小的熱度。

  為何“猝死”如此兇險?是什么原因導致了“猝死”?在熬夜、作息不規律、壓力大和缺乏鍛煉等不良習慣,成為許多當代大學生難以避免的生活常態的當下, “猝死”離大學生究竟有多遠?萬一不幸發生,我們又有怎樣的手段可以挽救自己或他人的生命?

  “我國每年心源性猝死者55萬”這一線分登上了微博熱搜第一位,眾多大V,包括“人民日報”等官方媒體均引用了這一數據,但鮮有標明出處。什么是“心源性猝死”?“55萬”這一數據從哪里來?

  從臨床角度對猝死進行分型,主要有兩大類:心源性和非心源性猝死。猝死,是由于機體潛在的疾病,或重要器官急性功能障礙導致的突然死亡【1】。心源性猝死(SCD),也稱心臟性猝死,是指由于心臟原因導致的非預見性的自然死亡,患者既往可以患有心臟病或無心臟病史,從發病到死亡的時間往往在一小時以內!2】心源性猝死在所有猝死患者中占絕大多數【3】。

  該調查首次得出中國心源性猝死(SCD)發生率為41.84例/10萬人。這一數據低于美國和歐洲地區(50-100例/10萬人),但高于日本(37例/10萬人)和韓國(39.3例/10萬人)。若以13億人口推算,我國SCD總人數高達54.4萬例/年,位居全球各國之首!4】

  該調查采用了人群監測的方法,在北京市、廣州市和新疆分別選取20.6萬、14.9萬、16.0萬城市居民,在山西省選取16.2萬農村居民,進行SCD發病情況監測。監測時間從2005年7月1日至2006年6月30日。研究監測總人數共計678718人,總死亡人數為2983例,篩選并核實出SCD 患者284例!4】

  在這284例猝死案例中,男性SCD發生率要高于女性,發生率分別為44.6例/10萬人和 39.0例/10萬人。從年齡上看,SCD發生率隨年齡增加而增高,主要發生于年齡≥65歲的人群中。男性的猝死平均年齡為(66.7±16.9)歲,女性為(73.8±13.5)歲!4】這次調查也發現,近半數猝死病例生前無明確心血管疾。ǜ哐獕、心絞痛、心肌梗死和心力衰竭等)病史。這也與心源性猝死的發病原因研究相契合:心源性猝死最常見的病因是冠心病猝死,許多冠心病患者以心源性猝死為首發臨床表現。這也意味著,許多生前看似健康的猝死者,其實已經有潛在的心血管疾病,但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才第一次發作,且“一招致命”。

  心源性猝死及其背后潛藏的心血管疾。–VD),不僅兇險,而且高發。今年6月,國際權威醫學雜志《柳葉刀》發表了一篇論文,分析了1990年到2017年中國34個省份(包括港澳臺)居民的死亡原因。以2017年為例,中國人死因的第一、二、三名分別為中風(腦卒中)、缺血性心臟。ㄖ饕腹谛牟。┖头伟——前兩位均為心血管疾病。高血壓型心臟病排在第十位!5】

  根據國家心血管病中心從2005年開始每年發布的《中國心血管病報告》來看,中國心血管病的死亡率多年來在各疾病中居于首位,高于腫瘤及其他疾病。2016年,每5例死亡中就至少有2例死于CVD。經推算,中國CVD現患人數2.9億,腦卒中1300萬,冠心病1100萬,高血壓2.45億。而隨著人口老齡化及城鎮化進程的加速,CVD患病率和死亡率還處于持續上升階段!6】總體來看,心血管疾病依然多見于老年人。但近年來,由其引起的心源性猝死卻呈現出了一定的年輕化趨勢。

  根據一項對廣東地區622例猝死案例的流行病學調查,31-50歲的男性發生心源性猝死的案例數最多,“小于20歲”和“21~30歲”年齡組也分別有32例和59例心源性猝死。小于35歲的冠心病猝死者占17.89%,最年輕的是一位22歲的男性!7】

  這與從前認為心源性猝死多見于老年人的判斷不符:在2005-2006年進行的調查中,絕大多數案例出現在65歲以上人群,只有2例心源性猝死者小于25歲。研究者推斷,男性在31~50年齡段心源性猝死的高發,可能是因為此年齡段的男性生活負擔重,精神壓力大,且大多數人嗜煙酒,心血管疾病發病率提高,增加了猝死發生的可能性。但該調查結果并未解釋25歲以下病例為何顯著增多。

  與多數人的猜想不同,沒有直接的科學證據表明熬夜是導致心源性猝死的原因。SCD的主要死因依然是冠心病及其他心血管疾病。但無法判明原因或其他特殊病因的心源性猝死案例也并不少見。

  2018年,一篇發表在權威心臟病學雜志《Circulation》上的論文,統計了從1978到2016年發生在中國的心源性猝死的病因。前五位分別為冠心病、心肌炎、心肌病、風濕性心臟病、高血壓性心臟病。而“其他”或“未知原因”占到了9.9%.【8】雖然熬夜與猝死之間沒有直接的病理聯系,但與“熬夜”有關的“過度勞累”,是引起心源性猝死的一大誘因。有權威的國外研究表明,情緒激動和中等程度以上的體力消耗是SCD最常見的誘發因素!9】

  長期熬夜者經常擁有的不良生活習慣,例如抽煙、精神過度緊張等,也會增加心腦血管疾病的發生概率,從而間接提高猝死的可能性!6】

  但對年輕人而言,“運動”可能比“熬夜”更加危險。運動性猝死是猝死的一種特殊類型,其病因較為復雜,但多見于運動員和年輕人。在我國,學生和退休人員占據了猝死案例主體,分別達到了47.6%、17.5%,學生是運動性猝死人群的主要來源!10】武漢體育學院的一位研究者在其碩士論文中,搜集整理了從2002年到2015年共101起在高校發生的較為典型的運動猝死案例!11】從學生性別、年齡、運動項目、發生季節和時間、家庭遺傳病史等角度分析了大猝死的成因。其發現具有一定的可參考性,包括猝死學生可能患有難以發現的心血管疾病以及家庭有相關的遺傳病史、發病季節多在秋季、學生猝死前參與的運動項目以球類和長跑類運動為主、男性運動猝死案例遠高于女性等。從運動項目來看,球類運動的對抗性較強,對運動者的生理負荷、心理應激都要求較高;長跑類運動(包括800米等體育測試、馬拉松等)以有氧耐力為主,對運動者的心臟負荷較大。而從性別角度來看,一方面,受雌性激素的保護作用,女性機體內心肌炎、冠心病、心臟病等心血管疾病發病率較低;另一方面,女性的運動強度普遍較低,且在運動過程中會更加注意身體的不良反應。

  有些同學表示,運動猝死太過兇險,但自己平常根本不運動,這樣就沒事了。事實上有研究表明,沒有鍛煉習慣的人群突然進行高強度運動很容易造成心律紊亂乃至心臟驟停,其危險系數相對于日常運動高出 56 倍,而有鍛煉習慣的人群參與大負荷運動發生運動猝死的幾率只高出日常 5 倍【12】。平時進行充分鍛煉,才能在關鍵時刻增加自己的生存幾率。

  猝死的兇險之處除了其難以預見外,還在于發作到死亡的時間較短。國際上對猝死時間的界定尚有爭議,從1小時到1天不等。美國血液病研究所定為24小時,世界衛生組織定義為6小時,也有許多專家主張將發病后1小時內死亡定為猝死標準。

  三成左右的猝死者是在發病后即刻或數分鐘內死亡。對突發心臟驟停的急救需要爭分奪秒,有“黃金四分鐘”的說法。因為心臟驟停4到6分鐘后,大腦皮層就開始不可逆地死亡。有專家統計,面對心臟驟停的患者,每延遲急救1分鐘,成功率便下降10%。因此,必須及時介入,進行心肺復蘇和自動除顫。

  但120的到達要有一定的時間。在北京,這個時間大約是14分鐘(北京急救中心培訓中心主任、北京急救醫療培訓中心主任陳志),離“黃金四分鐘”依然相差甚遠,“九成猝死都發生在醫院外。公認的數據是,在北上廣深等大城市中,急救成功率只有1%-2%。”因此,就需要首先目擊的公眾進行急救,包括進行心肺復蘇和使用AED進行除顫。

  AED即自動體外除顫儀,它能診斷特定的心律失常,并通過電擊除顫搶救心源性猝死患者,相比醫生使用的專業除顫設備,緊急情況下,即便沒接受培訓的人也能按照語音提示操作,它又被稱救命傻瓜機,在歐美發達國家早已配備,為的是用盡可能簡單的方法讓身邊病患化險為夷。一份2018年發表在心血管權威醫學期刊《Circulation》上的研究,跟蹤了近7000份心臟驟停病例。研究表明,使用AED能顯著提高搶救成功率。

  然而,AED在我國尚未普及,人均不足0.2臺。而美國人均擁有314臺AED。根據AHA的數據,在美國近三分之一被目擊到的猝死者都能夠存活,這也得益于AED在公共場所的全面覆蓋。而中國在各大人流密集的公共場所還未全面配備AED設備,在高校中更是如此。

  2012年,上海市教委為本市62所高校配置了AED,F在,上海高中以上每個校園至少擁有AED1臺。部分高校在校友捐贈下布防量相對完善,如上海交通大學在校友捐贈支持下擁有120臺AED。2017年,上海理工大學一男生在1000米測試時突發心臟驟停,校醫利用AED設備進行了有效的搶救,最終該男生恢復了健康。作為全國高校首例AED成功急救案例,對AED設備的普及起到了推動作用。

  2017年,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就建議每所高校至少配備一臺AED設備。但各高校之間的落實情況差別很大。今年三月,清華大學在校友和公益組織的捐助下,安裝了341臺AED設備。但包括中國傳媒大學在內的北京市許多高校,校內一臺AED設備都沒有配備,距離校外最近的AED有幾公里之遠?紤]到心臟驟停的“黃金四分鐘”急救原則,AED的有效范圍不超過100米。若在校內沒有足夠可用的AED設備,就很難挽回不幸發生心源性猝死的年輕生命。

  中國傳媒大學校醫院院長在接受校媒采訪時表示,我校暫時沒有安裝AED設備也是考慮到“法律責任”的問題。其實,2017年10月開始施行的《民法總則》184條就說明:因自愿實施救助行為造成的受助人損害的,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上海和北京等地也都出臺了保護施救者的院前急救條例。對大多數人而言,“不救人”并非一個法律問題,而是一個意識問題。因為長期沒有接受過有關急救技能的培訓,因為害怕擔責,所以不敢救、不愿救。

  在高校配備好急救設備,開展急救技能培訓,既是救人,也是救自己。今年5月,距離清華剛剛新裝三百余臺AED設備不到兩個月,一名學生就使用宿舍樓內剛剛配備的AED成功救治了一名大一學生。猝死無常,生命無價。只要有關部門、高校以及社會公眾一道努力,大學生們就會離猝死越來越遠。

  【6】胡盛壽,高潤霖,劉力生,朱曼璐,王文,王擁軍,吳兆蘇,李惠君,顧東風,楊躍進,鄭哲,陳偉偉.《中國心血管病報告2018》[J].中國循環雜志,2019,34(03):209-220.

  【7】李明,黃京璐,王小廣,蓋連磊,盛立會,王懷勇,權力,成建定,陳憶九,劉超,羅斌.廣東地區622例猝死案例的流行病學調查[J].中國法醫學雜志,2015,30(01):66-69.

  【10】高曉嶙.我國人群運動猝死現狀與預防[J].中國心臟起搏與心電生理雜志,2015,29(02):95-98.

  【11】宋廣成. 高校體育活動中運動猝死事件的成因與防衛機制的構建[D].武漢體育學院,2016.

  【14】楚海月.高校學生體質測試長跑猝死事故的法律責任與風險防范[J].沈陽體育學院學報,2015,34(03):59-63.

  高以翔的死訊的確是有關話題的最高點,也是我開始做此題的原因。但新聞工作者、醫務工作者等“高危”職業的類似悲劇卻沒有得到相應的重視,甚至還有“死得其所”“死得偉大”這樣的危險發言。類似的“魔幻現實”已經走進了我們的日常,作為一個學新聞的大學生,不能不產生許多焦慮。

  但在操作選題的過程中,我多次后悔在個人作業中選擇這樣對專業知識要求很高的選題。沒有醫學背景或專家的審核,產出這樣一篇稿子還是缺乏嚴謹性。有資料但難以下結論,存在結論沖突的文獻也比比皆是。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希望能想到一個更加輕量更加輕松的選題。但也更希望之后能重新打磨這個選題。

  這次搜集資料的過程主要就三步:找新聞、查論文、聯系有關部門(人員)。最大的收獲可能是,與心臟病有關的詞匯量大增。但因為我的英語水平實在有限,可能還是遺漏了什么重要的研究發現。另外一個很大的發現就是,北京市對于市民急救的態度并沒有像上海、深圳等地一樣積極。AED的普及程度甚至不如江蘇某些城市。其間有些比較復雜的原因,但有些事實還是能說明問題:北京地鐵曾發生多次心源性猝死的悲劇,但至今依然沒有安裝AED,甚至拒絕了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的捐助“請求”;在我聯系北京市急救中心的過程中,除了急救培訓中心,其他部門對AED的事情都不太了解,都讓我找其他部門;培訓中心目前沒有任何和高校進行合作、普及急救知識的計劃;“AED地圖”導航服務遲遲沒有上線等等。這些現象在國外同等規模的大城市,乃至上海、深圳等地都是不可想象的。就連這次高以翔出事的地方:寧波,其AED普及程度也要高于北京。

  在我查找相關數據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非常好的小程序“救命地圖”,用戶可以察看離自己最近的AED的位置和距離。這個小程序的出品方是“第一反應”,國內目前最大的提供急救服務的社會企業。騰訊地圖和紅十字基金會合作出品的“AED地圖”,也是由他們提供的數據。我和它的產品經理取得了聯系,希望能獲取一些北京市AED設備具體的經緯度坐標數據,這樣我可以計算北京高校與AED設備的最近距離。同時也希望作為一個數據新聞專業和新聞學院院報的學生和主編,能夠和他們開展更多的合作。她在請示領導后,不僅同意給我數據,而且也愿意接下來和我們進行更多的合作。這些都很好,唯一的不好是,他們在我交作業的那天才給了我數據。在DDL的壓力下,我只能把“北京高校”改成了“北京市海淀區高校”。但那一片也的確是北京市AED分布最密集的地區(清華就有三百多臺,憑一校之力拉高了全市水平),在校內配備了AED的高校也基本都在海淀區。

  但是必須要指出的是,做完這個選題之后,我發現北二外已經安裝了AED,這也是離我校最近的AED(雖然還是不夠近)。因此最后一張圖存在一些事實錯誤(包括其他沒有登記在AED地圖上的設備),準確的AED數量和分布還以現實情況為準。

  另外,據我查到的資料,我國較大規模的對心源性猝死進行流行病學調查只有一次,即2005-2006年對北京、廣州、克拉瑪依、盂縣四地進行的人口監測。類似于“我國每年心源性猝死55萬人”這樣的結論,一直沿用的是那次調查的結果。并且當時推算到全國人口用的是13億,如果以14億來推算,其實每年猝死人數就要近70萬。但最終我在文中用的還是我國醫學界目前公認的數據。2018年我國學者所寫的一篇發表在《Circulation》上的論文,綜合了我國1978年以來的有關心源性猝死的研究數據,得出的死亡率其實要低于目前公認的數據。但在中文文獻中,我并沒有查到有任何研究引用了這一數據,所以也就沒有在文中提及。

  我有考慮過將第三部分“急救”作為全文主題,但涉及到“急救”就一定會有圖解,我又不會畫......并且已有師姐在澎湃美數課上操作了AED的選題,因此我決定還是將其作為一小部分來談。

  這部分我沒什么好說的,這學期以來我在蘇老師的這門課上一直沿用的這種風格。主要借鑒的是網易數讀(但還是差的挺多的)。

  “猝死”,對我而言,聽起來很陌生但實際又很熟悉。因為家里兩位長輩都是因為“猝死”離世的。所以“猝死”到底和什么因素有必然聯系呢?在我們家,可能是基因里的心血管病史。但“猝死”在定義中的“突發性”和“不可預見性”,其實就是在暗示這是“不合常理”的。不合常理也就沒有必然的“理”,是很玄學的事情。雖然這么說不太科學,但我從小就默認這種事情是看“命”的。運不運動,熬不熬夜,都不能從根本上決定你會不會猝死。

  在我這次查資料的過程中,其實也一定程度上論證了我這個想法的“科學性”。因為在對猝死病因的統計中,“未知”永遠是很大的一塊。雖然在明確的原因中,冠心病是第一大原因,但冠心病這個病本身就有四分之一左右的概率,在猝死時才第一次發作,之前也不會有明顯的病癥。所以“猝死”這個事情,是看命的,而且這是科學的:一是它和遺傳病史有很大關系,二是沒有人可以預見自己會不會、什么時候會發作。

  但這次做這個題的目的并不是要讓大家覺得自己要“猝死”了,而是希望北京市,尤其是各高校都能推動急救技能的培訓和設備的普及(上?墒敲總高中和高校都有。。

最火資訊

首頁 | 新聞聚焦 | 城市報道 | 理財投資 | 休閑娛樂 | 行業熱點 | 購物消費 | 旅游資訊 | 科技創新 | 商業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焦點資訊網 www.sukkas.icu 版權所有 業務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粵ICP備13027220號-1

電腦版 | wap

项目做一年不赚钱 网上赚钱有哪些 怎么加股票群微信群 掌心黄梅麻将手机版 幸运赛车全天计划 吉林11选5走势图表 网络兼职如何赚钱 52麻将大庆正宗打法 大智慧手机炒股破解版 熊猫四川麻将官方版 福彩3d死规律